太湖明珠网·文化专题·无锡大观
    作为一个城市的重要窗口,火车站每天迎送着无数的南来北往旅客。人们在各个城市之间穿梭的同时,自然会对火车站的功能设施、整体形象等评头论足。即便是候车室上的站牌,同样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
  今年元月,一位名叫“剑侠”的网友在东林书院社区“注目无锡”版发贴说:前些日子到火车站,发现候车大厅屋顶上的电脑输出的楷体“无锡站”3字不够大气,缺乏品位。而且,加了个“站”有点画蛇添足之嫌。与扬州、泰州火车站的字牌比较,逊色很多,还不如改造前的旧牌子。
  其实,早在去年10月,就有网友“ddsr”对火车站改造后尚未挂上“无锡站”三字发出“无锡火车站低调过头了”的感言。而一名“苏BY7573”的网友在太湖明珠网上做的调查结果显示,96.4%的网友认为“无锡火车站车站字牌太小了,看着别扭”。
  好在无锡火车站已经采纳民意,近期决定对“无锡站”三个字进行更换。据了解,新的“无锡站”三个字将采用之前(王季鹤)的字体,大小增加到25平方米左右。太湖文化研究会浦学坤会长说,无锡火车站是无锡的窗口,一个好的、赏心悦目的标志可以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火车站站名由名家来题写,更能彰显一个城市的文化底蕴。
 

本专题推出时
尚仅更换一字
王季鹤书“无锡站”分文不取

  的确,许多城市的火车站地名出自名人之手,如“北京站”出自毛泽东,“天津站”出自彭真,“桂林”、“大同”、“景德镇”出自郭沫若,“宁波站”出自赵朴初,“上海站”出自舒同……大家关注的无锡火车站旧站牌上“无锡站”三个大字,则是无锡书法家王季鹤所书。

  王季鹤是已故的无锡著名书法家,生于1920年,字坤源,作品被众多纪念馆、博物馆收藏。“对魏、真、行诸书体亦素有研究,造诣非凡”(周怀民语)。他的隶书最负盛名。王季鹤在家乡留下了众多的墨宝,火车站上的大字就出自他手。

  据无锡火车站筹建组负责人曹宗源同志回忆,1987年秋,他和另外两人一同前往王季鹤老先生家中,请王老为火车站题写站名。当时王老身体不好,坐在床上写下了“无锡站”三个字,曹宗源回忆说,由于年岁已大、身体不好,王老执笔时略有发抖,但写下的字仍然笔力遒劲,风茂不减。王老还一口气为火车站写下了“出口处”、“问询处”、“售票处”等字,没要一分钱,令人感叹不已。

  曹宗源介绍说,1987年,由王季鹤题写的“无锡站”三个字被制作成了两米五见方的陶瓷大字,由宜兴精陶厂烧造拼装,光三个字就装了一卡车。到了2001年,三个字又改为铜字,后来由于支架上的螺丝生锈,又修整过几次。

新站牌揭密:耗资15万,每字重达1吨

  火车站党委办的朱主任介绍说,由于社会各界对火车站候车大厅上三个简体楷字提出意见,认为电脑字体过于呆板,没有原来的书法体显得有文化底蕴,字的尺寸也太小,与大都市不相衬,因此火车站决定充分尊重民意,不惜斥巨资将站牌换下,重新制作新的站牌,仍选用王季鹤题写的“无锡站”三个字。

  据介绍,新的站牌造价在15万元左右,支架采用全不锈钢,确保安全。新站牌尺寸比原来更大,其中最大的“无”字达18平方米,“无锡站”下面新添加“WUXI STATION”英文一行,每字高1.3米,宽1米。新站牌采用进口红色压克力板,使用10年颜色也不会发蔫;光源采用美国LED红色光源,节能又稳定,照亮一个字只需几十瓦/每小时。

  据测算,新的“无锡站”三字重量将达3吨。火车站筹建组负责人曹宗源介绍说,新的站牌位置将比原先的更高,距离候车大厅台阶24.5米远就能看到站牌的全部。

  由于站牌体量大,运输成了问题,只能申办特别通行证,在晚间运到火车站,再用50吨的吊机吊上施工,并且每天只能安装一个字。如进展顺利的话,本周五晚上新的“无锡站”三字将安装完毕,市民们将看到代表无锡门户、代表广大人民意愿的崭新的“无锡站”三个红色大字。

 
无锡
说文解字:无锡

  繁体的“無”是个象形、会意字。甲骨文如一人拿着牛鞭之类的东西在舞动,指“乐舞”,不过这个本义被后起的“舞”取代,而“無”则假借为“没有”的意思。

  简体的“无”本为“無”的或体字。或体字也叫异体字,指意义完全相同而形体不同、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互换的字。《说文》没有单独解说“无”字,但在“無”字下说:“無,亡也。……无奇字無。”可见“無”与“无”本为一字,为“亡失”之义。“无”字早已存在,只是在简化汉字时,借用古代“無”的或体字当简化字使用。

  “锡”是个象形、形声、会意字。甲骨文的字形是左旁笔画像锡块,右旁三点表示锡块的熔液,本义指“一种银白色、易熔的金属元素”。(字形见张永初书甲骨文“无锡”)。小篆形体写作金易;楷书形体由小篆演变来,即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锡”字。

  左为无锡先秦史研究专家张永初书甲骨文“无锡”

  很多人说,无锡的“无”字要写成简体,会变得很难看。其实,很多书法家写的简体的“无”字一样是漂亮的。
 

无锡地名由来

  无锡之名最早见于《汉书》。相传周平王东迁时(约在公元前770年),惠山东侧发现了锡矿。锡在当时是冶炼青铜器的原料,于是爆发了当地人和外来者长达几百年的流血冲突。到了战国末期锡矿日渐减少。公元前224年,秦始皇大将王翦在锡山发现一块石碑,上面刻有:有锡兵,天下争;无锡宁,天下清。“无锡天下宁”表达了人民渴望安宁太平的生活,因此“无锡”的名字就这样流传了下来,成为城市的名称。

  传说虽然精彩,愿望虽然美好,但矿物学界的主流观点认为,根据地质结构分析,无锡地区不存在生成锡矿的可能。

  另一种说法认为“无锡”是古越语地名之一。“无”是发语词,无实义,“锡”的原义因古越语佚亡已久,无从考证。这一说法是当今一些地名学者、语言学者、历史地理学者在总结前人学术成果的基础上,经过对江浙地区大量地名的调查研究而得出的结论。他们认为,“无锡”和江浙地区其它许多地名,如夫椒、余杭、句容、姑苏等一样,都是属于齐头式地名,冠首字虽然写法不同,但古音相合或相近,都是古越语的发语词,无实义。这些地名随着古代吴越地区的氏族迁徙、流散和与华夏族的融合,原义渐至湮没,但一部分却因用汉字记录同样的音而保存下来,后人不知道所由来,往往望文生义,妄加解释。

 
无锡
郭沫若书写的“无锡”两字市民最为熟悉
  细数曝光频率最多的“无锡”两字, 当为1959年6月3日启用的、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来锡视察时题写的“无锡日报”中的“无锡”两字。
  根据无锡日报的累计发行量来计算,他书写的“无锡”两个字入目的次数,应该说可以以“亿”计算了。这也难怪现在无锡机场的候机楼上,也使用了这两个无锡人最熟悉不过的“郭体”字来。
郭沫若:普通狼毫小楷笔写《无锡日报》报头

  由名人撰写的“无锡”二字,现在每天见得最多的可能要数《无锡日报》报头上的“无锡”二字了。这两个字是郭沫若所写,郭沫若不但是文学家、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也是一位书法家,墨迹遍天下。仅在无锡,就留有他为无锡博物馆、无锡惠山泥人厂题写的馆名、厂名,还有天天都和大家见面的《无锡日报》报头上的“无锡”二字。

  关于这个报头的由来和当年郭沫若的无锡之行,老报人尤伟向记者娓娓道来:

  郭沫若是1959年5月13日到无锡的,那是他解放后初次访锡,也是他唯一的一次访锡(注:郭在解放前曾三次来锡)。那时,他和夫人于立群在太湖边上的小箕山别墅养病。郭老是一位潇洒的浪漫主义诗人,他住进风景如画的小箕山别墅后,经不住绮丽风光的诱惑,稍事休息后就去鼋头渚、蠡园等处饱览太湖风光,此后又去了惠山和惠山泥人厂。所到之处,诗兴大发,即席吟咏不已。几天后,他就托人给《无锡日报》送来两首“五律”,其中一首叫《访鼋头渚》,诗中有这样的两句:“范蠡祠犹在,女夷风正遵”,这里有两点郭老搞错了。一是鼋头渚的“陶朱阁”,确是以越国大夫范蠡命名的,但陶朱阁只是依水而筑的一座并不宽大的赏景建筑物,并非祠堂,这是一错;二是诗中所说的“女夷”,是古代传说中的一位女神,《淮南子·天水训》中说:“女夷鼓歌以司天和,以长百谷禽鸟草木。”女夷是主春夏长养之神,也有说是“花神”。鼋头渚的小函谷内有花神庙三间,建于1931年。郭老把花神当作风神了,这是第二错。

  事隔10天,《人民日报》又重新发表了郭老的诗,他将原来的两首诗扩充为四首,文字也作了较大改动,还加了跋和注,出现了“太湖佳绝处,毕竟在鼋头”这两句传世名句,原先的“范蠡祠犹在,女夷风正遵”两句也改作了“范蠡扁舟在,女夷舞袖留”。

  话扯远了,再说说郭老所提的“无锡”二字。当年郭老来无锡,负责接待的是当时的市外事办公室主任、交际处处长朱汉卿。朱汉卿想到郭老是著名的文学家、历史学家,所到之处大都留有墨迹,便主动请他为《无锡日报》题写报头。郭老一口应允,但当时所在的小箕山住处没有高档的笔砚,就在服务台拿了一支普通的狼毫小楷笔,郭老一挥而就,但他写完之后随即表示,笔太小了,书体很拘谨,自己不甚满意。

  后来,报社在市雕刻社制了一个铜质报头,一直用了7年多,直到“文革”中停刊。1981年恢复出报时,郭沫若的墨迹原件已散失,幸亏报社印刷厂的一位老师傅献出了自己珍藏14年之久的铜报头,郭老手书的“无锡”二字才得已沿用至今。


 

钱钟书写的“无锡”
钱钟书:信封上“无锡”两字十分醒目

  沁园新村的汤永成老人,从前在文化局、文联工作过,曾经因为工作关系与钱钟书先生见过一次面、通过两次信。20多年前见面的场景老人还记忆犹新,两封钱钟书先生的信则被很好地保存着,信封上“无锡”两字十分醒目。

  那是1986年10月的一天,在文联编辑《银幕与舞台》杂志的汤永成看到一套湖南出版社出的“骆驼丛书”,被杨绛先生写的“回忆二篇”所吸引,其中一篇《记钱钟书与〈围城〉》的文章让他想到了钱钟书。当时《银幕与舞台》杂志正酝酿改版,并准备开设“江南名人录”栏目。正值《围城》一书红火时,汤永成想到向钱钟书、杨绛两位约稿,决定上北京一趟。

  见到家乡来人,开门的钱老先生立即眉开眼笑。交谈中,钱老先生用乡音关照他:“你给我讲无锡话好了。”汤永成是靖江人,无锡话讲得半生不熟,但还是用半生的无锡话和钱钟书先生聊了会家常。

  钱钟书先生的书法是有名气的,想到杂志名要改成“沙龙”,而且无锡广播电视报得知他要上北京访钱钟书,便委托让钱老书写“寄畅园”三字以供其副刊用。这两个要求钱老先生一口应承下来,但不并马上书写,说过几天寄到无锡。等汤永成回到无锡时,钱钟书的信也寄到了。钱老写在信封上的字也是毛笔写就,颇为地道,“无锡”两字单独起行,尤其显眼,尺寸也大,字里行间,可以看出钱老先生对故土的那份情怀。来信中写道:“如不合式,便弃掷之,万弗客气。”


 

孙中山书写的“无锡”
孙中山为《无锡指南》题名

  民国年间,有一批国民党大员曾先后留下“无锡”二字的墨迹,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孙中山先生。据无锡前辈报人孙云年所述,孙中山先生所题的“无锡”二字在无锡的第一本导游刊物上,这本刊物叫做《无锡指南》。堂堂中山先生,何以为区区一本导游刊物题写刊名,这中间还有一段故事。

  辛亥革命前后,无锡陆续建设了公花园、鼋头渚的横云山庄、梅园等景点,再加上寄畅园等古代园林景点,风景游览区颇成气候。为了向世人介绍这些景点,有两个聪明人想到了编一本导游书的点子,这两个人就是薛明剑夫妇。薛明剑原是荣家所办的申新三厂的职员,博学广闻,爱好文墨。民国初年,曾与夫人共同创办无锡的第一本期刊《无锡杂志》,黄炎培、康有为、黎元洪、阎锡山、孙祥熙、吴稚晖、陈公博等先后为这本刊物题写过刊名。 《无锡指南》是《无锡杂志》后来出版的一本增刊。当时参加《无锡指南》编撰工作的都是荣德生、钱孙卿等乡绅名流,序言由钱基博撰写。薛明剑别出心裁,想找一位更著名的人物题写书名,他的这个想法得到了老东家的支持,荣老亲自出马,给孙中山写了一封信,由薛明剑拿着这封信到南京去谒见。当时已经辞去大总统职务的孙中山欣然应允,亲笔写下“无锡指南”四个字,落款为“孙文题”。后来,薛明剑还设法请冯玉祥将军题写了“振兴社会”四个字,放在了该书的扉页。

  这本《无锡指南》最终于1919年7月出版,内容上不仅介绍无锡的风景名胜,还对无锡的历史沿革、地方经济、交通、旅馆、娱乐场所及土特产等均有详尽说明,成为当时人们来锡观光旅游的一本宝典。时过境迁,如今,这本当年的实用手册已成为研究无锡文物古迹及当时社会情况的一份难能可贵的资料,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中山先生亲笔题写的“无锡”二字也得以流传至今。
 
“无锡”大观
 

黎元洪

黎元洪(1864年~1928年),字宋卿,中国湖北黄陂人,1916年袁世凯死后,黎接其第一任任期为大总统。
1928年病逝天津。1935年国民政府於武昌为黎元洪举行国葬。

孔祥熙

孔祥熙(1880~1967)字庸之,号子渊。1880年生于山西太谷县。 是孙中山遗嘱的签字人之一。抗日战争爆发后,1938年初一度任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中央银行总裁、四行联合办事处副主席等要职,主管战时财政金融。与蒋介石、宋子文及陈果夫、陈立夫合称为“四大家族”。1947年孔祥熙赴美定居,次年辞中国银行董事长职。1967年8月16日在纽约病逝。

谭延闿

谭延闿(1880~1930),中华民国时期湖南都督,国民政府高级官员。字组安,号无畏。湖南茶陵人。曾任湖南省咨议局局长,湖南军政府参议院议长、民政部部长。1930年9月卒于南京。

阎锡山

阎锡山(1883~1960),字百川,山西省五台县河边镇(今定襄河边)人,国民党时期太原绥靖公署主任、第二战区总司令、行政院院长。
1949年3月,阎锡山逃离太原,同年5月在广州就任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长兼国防部长,
1960年病逝于台北。


 

吴敬恒

吴敬恒(1865~1953)字稚晖,江苏武进人。25岁入江阴南菁书院,1891年辛卯科举人。1924年在国民党“一大”上当选中央监察委员,嗣后二、三、四、五、六届均连任。1927年任南京国民政府委员,上海市临时政治委员会委员,代主席。后历任商务印书馆编辑、故宫博物院参事、建设委员会委员、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校务委员、建设委员会常务委员。抗战胜利后,并任国防最高委员会委员、中央研究院院士。
1949年去台,任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1953年10月30日去世。吴敬恒擅长书法,尤以篆书见长。对中国的文字学极有研究,曾任国语统一筹备委员会主席。

于佑任

于佑任(1879~1964),陕西泾阳人,原名伯循。震旦学院肄业。早年加入同盟会。
1907年起先后在上海创办《神州日报》、《民呼日报》、《民立报》等,积极宣传革命。
1912年后任南京临时政府交通部长、靖国军总司令。
1922年参与创办上海大学。
1927年起任国民联军驻陕总司令、陕西省政府委员、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委、中央政治会议委员、军事委员会常委、国民党政府委员兼审计院长和监察院长。后去台湾。擅书法。著有《右任诗书》。

许锡清

许锡清(1898~1978),南康圩镇人。民国14年冬,陈铭枢率国民革命军第十师驻北海,许锡清到该师任职。翌年春任钦县县长至16年春。17年冬任第十一军(军长陈铭枢)监务处长。次年,时任广东省主席的陈铭枢委任许为广东省铸币厂厂长。19年夏调任汕头市市长,次年夏离职。21年初任国民政府实业部次长,不久调任福建省财政厅长。
  民国22年冬,福建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任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次年2月,福建人民政府失败,被通缉,移居香港。37年冬在香港参加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1950年由香港回广州,先后任民革广州市委员会副主任、民革广东省委委员、广州市文史馆馆员、广州市建设局副局长、广东省政协委员等职。
  1978年3月在广州病逝。

陈公博

陈公博(1892年~1946年),广东南海人,中国民国时期政治人物。曾为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国民党第二次全国大会中央执委。抗战开始后随汪精卫任南京政府立法院长,是汪政府内第二号人物。汪精卫死后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押回中国,交由军统看管。1946年4月在苏州狮子口的江苏高等法院受审,以通谋敌国罪成立,处以死刑。4月12日行刑枪决,尸体葬于上海公墓。


 

薛明剑

薛明剑(1895~1980)初名萼培,后改明剑,亦名民剑;无锡人。早年在家乡办教育。1919年—1937年任荣氏企业中规模最大的一个厂——申新三厂总管,曾办劳工自治区,并任职社劳工服务部副部长,薛本人亦投资兴办一些化工厂和日用品厂,1941年当选国民参政员。抗战后当过立法委员,1949年6月,薛与在沪的53名国民党立法委员发表宣言,与国民党反动派决裂,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宣言系由薛起草,发表于海内外各报刊,影响较大。全国解放后任上海文史馆馆员,1980年逝世。
民国初年,曾与夫人共同创办无锡的第一本期刊《无锡杂志》,黄炎培、康有为、黎元洪、阎锡山、孙祥熙、吴稚晖、陈公博等先后为这本刊物题写过刊名。

郭沫若

郭沫若(1892~1978),现、当代诗人、剧作家、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原名开贞,笔名郭鼎堂、麦克昂等。《漂流三部曲》等小说和《小品六章》等散文,作品中充满主观抒情的个性色彩。还出版有诗集,并写有历史剧、历史小说、文学论文等作品 。曾经多次来过无锡。

阿甲

阿甲(1907~1994),原名符律衡,生于江苏武进。戏曲导演、剧作家、理论家。原名符律衡,江苏武进人。
建国后,曾任中国戏曲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前身)研究生导师等职。
主要论集有:《戏曲表演论集》、《戏曲表演规律再探》;导演了《三打祝家庄》、《白毛女》、《凤凰二乔》、《红灯记》等剧目。

钱钟书

钱钟书(1910~1998),字默存,号槐聚,无锡人。
193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外文系。曾任教于上海光华大学。
1935年考取庚子赔款留学生,赴英国牛津大学深造。后转入法国巴黎大学研究院研究法国文学。1937年回国,抵达上海。不久抗日战争爆发,辗转去昆明西南大学联大任教,再转至湖南蓝田国立师范学院任英语系主任。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回上海。曾在上海暨南大学等校任教,及北京图书馆英文馆刊顾问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清华大学外文系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等职。后参加《毛泽东选集》的英文编译工作。文革时受到冲击,曾下放劳动。
作品有散文集《写在人生边上》,《围城》,学术著作《管锥编》多卷本。


 
李鹏
陈云

彭冲

陆定一(无锡人)


 

王昆仑(无锡人)

薛暮桥(无锡人)

钱伟长(无锡人)

顾毓琇(无锡人)


 

包厚昌(领导)

韩培信(领导)

刘济民(领导)

张怀西(领导)


 

严慎予

民国22年无锡县县长

蒋宪基

无锡老报人

朱学范
中国政治活动家
爱国民主人士

叶如棠(建筑)


 

钱绍武(无锡人·雕塑)

张葆琛(无锡·江阴)

沈鹏(书法)

程堃(书法)


 
赵铭之

周稚云(书法)

史可风(书法)

钱玉麟(书法)


 
   

华人德(书法)

朱有玠(黄岩人·园艺)

 



 
郭沫若
周培源(宜兴)
赵朴初
启功

 
钱俊瑞(经济)
董一博(方志)
宿白(考古)
冯骥才(作家)

 
高石农(书法)
刘铁平(书法)

 

徐静渔(书法)

徐武(规划设计)
史可风(书法)
陆修伯(书法)

 
王季鹤(书法)
仲许(书法)
胡铁生(书法)
刘汉杰(书法)

 
刘海粟(国画)
周慧珺(书法)
于光远(经济)
庄申(领导)

 
本专题由太湖明珠网 无锡新周刊联合采编